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應用A/B Test於線上教育

A/B Test 常被應用於廣告,產品原形,軟體開發等需要收集受眾/使用者反映的領域,透過類似實驗的方式了解受眾/使用者的偏好與習慣。而現在,這個概念也在Coursera等線上教育平台中協助教學方進行課程優化。


何謂A/B Test


假設你是準備到菜市場擺攤賣高麗菜的一位小販,你打算為你的攤位製作一個看板。若你有兩個做為看板標語的好點子:「超划算高麗菜!」與「超美味高麗菜」,兩者不分軒輊,對吧?於是你決定為兩個標語分別製作一個看板每天交替使用,並記錄每天的銷售量。過了一個月後,你由記錄的銷售量發現,使用「超划算高麗菜!」看板的日子,平均的銷售量竟高於「超美味高麗菜」1.5倍!

聰明的你透過這個簡單的實驗,決定之後都使用「超划算高麗菜!」的標語。

這就是A/B Test的基本概念:透過實驗測試的不同版本的成效差異,在這個例子中透過直接在菜市場擺攤來測試看板標語的好壞,而成效則是銷售量。除了判斷不同版本的成效外,不斷地重複A/B Test能持續改進產品/服務,並越來越貼近受眾/使用者心目中的「完美」。以菜市場的看板為例,你不滿足於「超划算高麗菜!」看板,打算比較它與「超美味划算高麗菜!」的成效。除了比較文字之外,你又持續測試了看本的顏色,大小,是否加入插圖等等,不斷的讓看板貼近消費者的喜好,逐漸讓看板為你的攤位創造最佳的銷售量。如果平時仔細觀察,你會發現Google,Facebook等企業也利用A/B Test不斷的在優化它們的產品與網頁。

線上教育與A/B Test


那A/B Test要如何應用於線上教育呢?以Coursera提供的後台服務為例,教學方可將學習者「分流」,A分流必須完成作業1,B分流則必須完成作業2;接著教學方就可以透過觀察Coursera後台的數據檢視兩個分流的測驗結果或完課率等指標來判斷哪個作業更能幫助學習者達到學習目標。相較於實體課程,線上教育在進行A/B Test時容易許多,除了抽樣進行分流與更新教學內容的難度較低外,大量的樣本數也讓實驗更具參考價值。

如果下次你與朋友修了同一門線上課程卻發現課程內容有不分不相同,先別急著打客服電話,也許你是正在參與課程優化的成員呢!



延伸閱讀:


撰文:曾英睿

2017年11月3日 星期五

學習的自主優化:數位學習體驗訪談


臺灣大學 EMBA 傑出學生陳同力,學生時代赴美取得紐約市立大學財務投資研究所碩士學位後,從事的工作一直以證券投資為主,目前學長在企業界是享有名譽的基金經理人、施羅德投信副總。


你可能很難想像工作如此忙碌的他,竟是平均每個月會拿到四張證書的 MOOC 重度使用者,更以其在線上課程所學的知識不斷地強化工作能力。
就讓我們一起來聽聽學長在忙碌工作之餘,是如何持續學習的秘訣吧~



最初是什麼原因讓您開始接觸 MOOC(大規模開放式線上課程)?主要修習了哪些課程?


六、七年前,我開始尋找畢業後再受教育的可能。進入職場多年後日益熟練也習慣於既定的工作模式,漸漸少有新的突破。碰上科技的日新月異,資訊量與過去相比更是以指數型成長,來源從券商報告到新聞媒體、Line群組推播等無所不包,更多元卻也更瑣碎。面對如此龐大的資料,要去整理、分析出有用的訊息,光靠人腦實在無法應付。到了職場生涯第十年左右,我開始面臨工作瓶頸,覺得過去所學有所不足,當時因而非常迫切地想要學習電腦化分析,以克服數位落差。

有了這樣的動機,我進入臺大資工所開設的資訊訓練班,開始學習程式,並為此重新複習大學時代學過的數學。我利用NTU OCW(臺大開式線上課程)看了微分方程、線性代數、微積分與統計等課程。NTU OCW 雖然只是側錄老師上課的內容,但畢竟經過授課老師良好的整理,所以使用起來效果還是相當不錯。後來更接觸了MOOC(大規模開放式線上課程)這樣的線上學習管道,認識了 CourseraDataCampUdemy 等許多平台。現在,我是一個 MOOC 重度使用者,平均每個月會在線上同時修習三到四門關於人工智慧與程式語言的課程。


MOOC(大規模開放式線上課程)有什麼特色?相較於實體課程又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在我修過的程式語言相關 MOOC 中,我覺得它們最大的共同特色是 Learning by doing,也就是授課者在講授課程的同時,也會安排讓學習者一步一步動手操作的作業。我很推薦 Coursera 創辦人 Andrew Ng 開設的機器學習課程,這樣邊學邊做的學習方式很有意思,體驗起來比傳統實體課程單方向聽講的模式要有效率的多。


保持修習 MOOC 課程的秘訣是什麼?

因為自學線上課程需要花費一定的精力和時間才能培養出能力,所以我認為修習線上課程不可或缺的就是「動機」。有明確而強烈的學習動機很重要,動機不一樣,學習到的也就截然不同。

除了強烈動機之外,好奇心也很重要。在修習 C 語言後,我試圖運用在工作上,發現只有程式基礎要處理繁雜的資料還是不夠的,因此我開始尋求其他網路資源去探索更多關於程式語言相關課程。

當時我發現許多 MOOC 線上平台都非常適合學習程式語言。我將 DataCamp 上八十多門關於程式語言的課幾乎全部修完。我也非常喜歡 Coursera,它的難度比 DataCamp 略高,不過 Learning by doing 的精神是相同的,特別的是它有專項課程,很有系統地將四到六門課程包成一個專案,讓學習者由淺入深地學習。這種「一整套」的感覺會讓我在修了其中一門課之後,想要把該專項課程的其他門課程也一併完成,有效幫助我保持著每個月同時進行三到四門課程的習慣。

另外,我並不排斥收費的線上課程,也樂意花錢買證書。雖然證書本身對我而言並不重要,但我認為付費是對這些優質線上課程的實際支持,且付費可以驅動學習,像是定期扣款的線上課程,學得越快錢繳得也就越少,讓我可以挑戰自己,用一個月就學完三個月的課程。

學習是一種習慣,自學尤其如此。我平均每天花一到兩小時的時間修習線上課程,再忙也會稍微推進進度,唯有如此才不會半途而廢。通常堅持超過一個禮拜就會確定要繼續一門課程,堅持超過一半就會很有動力上完。


最後對學弟妹們說說勉勵的話吧~


也許在大學裡,環境還不夠挑戰你們所學的極限,還不足以激起人那麼強烈想要學習的衝勁,但如果讓現在的我重返大學生的年紀,我一定會非常開心。在科技發達的年代享受記憶力與學習速度的巔峰,何其珍貴。初學程式處處碰壁的時候,早已有人在網路上討論出各種常見問題的答案,大大降低了 debug 的挫折感。坐捷運通勤的三十分鐘除了看韓劇還可以看看線上課程,和全世界其他的大學生一起學習,一邊聽著名校的老師講課,一邊練習英文,這些都是非常幸福的事。

我想說的是,不要害怕學習。也許你現在學微積分、學線性代數不知道究竟有甚麼用,等到二三十年後才會知道沒有這些不行。我在學程式的過程中,也才發現許多大學時不知為何而學的微積分、線性代數等知識,原來都是現在自學程式語言的基礎。那些不經意的學習,終將在未來的某天開花結果。

撰文:王羿婷
編輯:廖予廷

2017年11月1日 星期三

【創新教育】史丹佛大學:思考問題課程 (Thinking Matters)

為什麼讀這篇文章:

有一部分的MOOC學習者他們的學習目的是為大學專業課程做預備以去補足高中教育的不足。在大學實體課程中,也經常會排入銜接課程,或許我們可以從大學銜接課程看出高中教育可以改善的部分及努力的方向,甚至也可以成為MOOC課程未來開課的參考方向。本篇是介紹史丹佛大學相當受歡迎及重視的大醫銜接課程「思考問題課程 (Thinking Matters)」。


史丹佛大學於2012年開始「思考問題」課程,目的為培養獨到的省思問題以及明確表達問題的能力,如今史丹佛大學已有超過三十位不同領域的教授(who teaches Thinking Matters?)加入開課行列,並成為學校訓練大一新生的重點課程。

史丹佛大學長期以來都會為大一新生開設不同種類和需求的銜接課程,為學生們未來的專業課程做預備,而「思考問題」就是其中一門課程。在高中,學生們為了去準備SAT考試會花很多時間和精力去回答有標準答案的問題;然而上了大學以後,學生們在專業領域中開始遇到許多沒有標準答案的開放性問題,例如科學實驗、文學解讀、或是社會政策分析等。有鑑於此,史丹佛大學開設了「思考問題」課程,培養學生思考問題的能力,這門的主要目標就是去發展學生培養提出嚴謹而真實問題的能力,並運用多元的授課方式和討論的互動模式去凝聚學生一起合作並培養出深度瞭解議題及嘗試解決問題的能力。

「問題思考」課程的形式和主題相當多元,包含藉由解讀史詩、研究考古遺產、政治等主題去訓練問題思考,而這些課程的教學目標也不只是單純專注在知識本身,而是去更關心知識「如何」產生。

問題思考課程結構
  1. 講座課程:橫跨人類學、藝術、自然科學、社會科學、法律、地質科學、醫學等眾多領域的史丹佛大學教授為40-90位學生開設講座,學生將有機會與教授在課堂中互動,體驗到嶄新的課程主題和新的提問形式。
  2. 小型討論課程:這部分會由博士後研究員帶領學生討論特定議題,學生們將會對該議題有全面性的思考,而且他們也會和其他高度參與的同儕互相辯論想法。
  3. 這群博士後研究員助教將會悉心關注每位學生及小組,讓學生可以在課堂作業及課程專題收到有深度的回饋,也可以培養學生獨立思考與原創思維。


問題思考課程的諮詢平台
  1. 由副教務長主持的「治理平台」:這個平台負責統合由各系所開設的問題思考課程,以及檢閱課程內容、規劃未來發展方向。
  2. 由課程主任主持的「學生諮詢平台」:針對當期及前一年的學生做課程內容及教學方法的回饋。
  3. 由擔任各問題思考課程的協調助教群組織的「課程調解委員會」:這個調解委員會關注教學議題、各課程的品質、及以博士後研究員經驗定期給予課程回饋。


課程內容-以「戰爭規則(Rule of War)」為例(watch video
合作開課老師:
Scott D. Sagan (Political Science)
Allen S. Weiner (School of Law)

這堂課藉由檢閱戰爭理論讀物去探討政府所採取及實施的戰爭法律原則,進而更深層地去探究這些原理原則是否影響了國家政策或個體行為。學生會在課堂中針對政府官員、顧問等角色去模擬實況,也會訓練學生在面臨道德、法律、策略性等問題時該如何在軍事面、政治面為國際危機做出合理的判斷與解決方案。

撰文:廖予廷

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2017 雜學校教育展:臺大數位學習中心參展資訊,歡迎全校師生蒞臨參觀

反動!再造你的學習體驗



從每天晚上八點準時守在電視機前苦苦追劇,到上網隨意瀏覽,把想看的隨便看的大家都在看的幾個晚上不睡覺通通看完。娛樂載體的改變掀起一場人人有感的革命,業界江山易主,人們則把休閒活出另一種格調,可以極零碎,碎至通勤時嗑瓜子一樣不小心嗑掉十幾二十集,也可以極專注,專注至比考指考還不眠不休地守在書桌前看電腦。

那麼從看著講台上的老師上課,到看著電腦裡的老師上課,這足夠稱為一場革命嗎?
如果是的話,這場教育革命可以像娛樂的質變一樣,重塑我們的生活嗎?
「用電腦看課」可能是許多人對數位學習的第一印象。你也許聽過大名鼎鼎的Coursera、中小學老師的好幫手均一,甚至親身體驗過大學期末前救人無數的OCW (Open Course Ware),MIT Professor Gilbert Strang的線性代數、台大朱樺教授的微積分,數位學習打破時間空間與選課運氣的重重限制,把世界各地的好課送到我們眼前。然而,這就是全部了嗎?

數位學習,不應該只是實體課的搬運工。

臺大數位學習中心成立在即,結合OCW、MOOC與更多虛實合璧的教學實驗,我們不只滿足於將值得分享的實體課程側錄並放上網路。細看台大放上Coursera的NTUMOOC,比起單純側錄的影片,經過設計的MOOC絕對不只多了一張證書。我們想玩出教育更多的可能性,總會有一些火花,是我們在實體學習時難以擦出的。跨越地域限制的討論、透過同儕互評完成的學習活動,還有為學習者量身打造,不受學期長短限制的課程模組,這些在實體課堂上可能怕麻煩、怕不公平、怕不實際而沒能化為行動的點子,在網路上找到了舞台。而習慣了傳統講台的教學者,在參與慕課製作的過程中也能重新反思自己的課程想要帶給學習者的是甚麼,是紮實的學科知識,是循循善誘的思考引導,還是引起興趣的快樂入門?對於習慣了被動吸收的學習者而言,數位學習則引介了一種嶄新的,邂逅知識的方式。

這場教育革命可以像娛樂的質變一樣,重塑我們的生活嗎?
我們相信是的,而我們期待那樣的生活。


臺大數位學習中心 X 雜學校


【反動!再造你的學習體驗】策展理念:

透過「反動!」為這一代學習者發聲,邀請每一位觀展的朋友與我們一起思考、自我探問這一代甚至未來的「學習者」他應該擁有什麼模樣、特質和世界觀呢?還有如何協助學習者們構築符合自我學習需求的學習路徑?我們將這些問題假設,作為探尋學習本質的思考方法,從反思現今各種學習模式、工具和不同歷程開始,讓教學者與學習者嘗試換位思考,重新設計符合需求的學習體驗,一起共創「未來學習」。

而另一策劃概念,我們也鼓勵學習者重拾自身學習體驗的自主性及創造力。在本次展覽中,分享了數位化的多元學習管道,讓科技幫助大家做更有效且系統化的個人學習,激發有別以往學習動機、重拾真正的學習自信。

我們最終希望,這條探尋學習本質的反思思維、以及數位學習的資源分享與設計展示,為每一個人心中播下「覺醒的種子」,打開更寬廣的學習視野,以世界的尺度求知。




策展團隊:

臺大數位學習中心 x NTU MOOC Explorer Studio

本次展覽由臺大數位學習中心裡一群熱血又愛挑戰創新的教學設計師和學生團隊共同策劃。這群夥伴,我們為之起名 MOOC Explorer Studio ,是臺大校園裡未來教學與學習研究的人才培養皿,一個創新能量聚集與交流的基地。它凝聚來自不同學科領域、對教學有熱忱且深厚興趣的學生,與我們一起投入創新教學與數位學習的探勘研究、MOOC 開發製作以及問題解決導向式的教學專案,以「做一個探索者」為起點,發揮「好學、助人、實驗」精神。




展覽資訊及其他:

時間:

10/20(五)10:00-20:00

10/21(六)10:00-20:00

10/22(日)10:00-17:00


地點

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 東2C 雜學校五大主題展區


主辦單位

臺灣大學數位學習中心 X 雜學校

以「數位學習」作為臺大創新教學的下一哩路

願景

「創新教學、深化學習」為未來臺大教務推展的重要方向,透過創新的教學科技與教學研發策略,以「增進授課效率、擴大學習人數、促使有效學習以及創新數位教學能量」為設計準則,善用數位科技力量,建置數位學習環境。為了研發優質且專業的數位學習內容,提供創新學習服務模式,使得臺大的教與學整體品質與效率能全面提升、擴展,故於 2017 年 9 月推動成立「數位學習中心」,協調統合教發中心過去十年成果與優勢資源,共同協助臺大創新教學願景順利發展。

策略與任務

1.推展「數位與實體混成」教學計畫,提升授課效率
推展目標是提升大班人數的基礎學科課程的授課效率,執行方法是協助教師將佔據大量課堂時間講授的知識內容,透過數位教學設計轉製教學影片,讓學生課前預習、吸收理解,進行個人化的彈性學習,此法不僅縮短學習落差,也有效提升教師的授課效率  ; 於此,實體課堂的時間獲得釋放,得以改變原有教學互動型態,提供學生更多探索與分析問題的機會,透過師生或同儕討論,增加、滿足學生的意義感和自主學習動機,深化學習基礎。

2.開發多樣化線上課程,擴大服務學習族群
利用線上學習的優勢與特色,開發尖端熱門的能力課程,以服務更大量學習者,例如開設 CS+X 、機器學習、寫作能力、金融科技等課程,為本校學生擴增跨域能力的多元學習途徑。第二則擴大服務不同類型的學習族群,如高中先修課程、社會人士的職能課程、海外學生的學分課程,善盡大學公共責任,發揮終身學習影響力。

3. 研發數位平台技術和教學科技,增進學習成效為目的
為使臺大師生透過數位技術的資源服務,而更有效地提升教學效率和學習效能。本中心研擬開發策略,以教與學的使用需求的設計目標,重視學習者體驗,依序開發具備個人化學習、互動介面設計、教學管理及資料分析的數位學習環境。

4. NTU MOOC x Coursera 數位學習的華語領先品牌
NTU MOOC 以「創新教學、使用科技引發主動學習」為主要製課理念,結合臺大學術研究、教學與產學實作的優勢,引進國際教學與學習趨勢進行創新教案設計,透過國際線上課程平台(Coursera )的策略合作,輸出「專屬臺大特色」的優質數位學習內容,為社會大眾分享品質好的高等教育資源。其 NTU MOOC 富含創新教學能量,過去幾年成果其不僅影響臺大校園教師對於教學的實驗性與創新開發,也帶動臺大學生探勘自學經歷與開發不同學科的學習興趣。此外,也成功形塑「NTU MOOC 」這數位學習品牌於亞洲頂尖大學間的相爭交流取經、學習的重要典範。


發展與價值

臺大以「數位學習」作為創新教學的下一哩路,引藉教發中心與數位學習中心的優良專業團隊,推動校園數位學習發展:1. 協助教師應用數位學習資源融入教學品質。2. 協助各院系所發展優質線上課程,建構數位學習實施模式,冀以成功典範於國內外大學。3. 打造完善的數位學習環境,落實數位學習認證制度。4. 以 NTU MOOC 經營數位學習的華語領先品牌,拓展國際創新教學能見度 5. 強化數位學習專業人才的研發和創新能力,探勘研究國際性的創新教學趨勢,以鞏固提升整體臺大教學品質。

以上重點工程的目標與影響價值,終須服務回饋於全國師生。帶動教師發展創新教學方法,擬策多元學習路徑,為終身學習做基礎扎根,讓學習發揮長遠影響,深化教育的價值意義。

教學發展中心創新教學組  / 李妍慧

2017年7月27日 星期四

【教學探勘】史丹佛研究: 運用心理學提升 MOOCs 學習成效

為什麼要讀這篇文章:
傳統上的 MOOCs 設計著重在教學本身;然而除了教材內容、講師表達、影視製作等基本要件外,MOOCs 的設計還有許多必須考量之處。尤其是國際化的課程,更有許多細節會影響學生的學習成效。本篇即使從社會認同的心理面角度切入,探討能夠提升學習成效的方法。將帶給國際化線上課程的製作團隊不同面向的啟發。


學習成效的全球落差

史丹佛團隊於 2017 年發表在 Science 雜誌上的研究,發現藉由簡單的心理活動,能有效提升 MOOC 學習者的動機,藉此縮減學習成效不均的問題。


MOOCs 的初衷在於提供全世界均等的學習機會,但史丹佛的研究卻發現,居住在不同地區的學習者,卻有不同的學習成效。在開發程度較低的國家,完成課程的比例遠低於已開發國家的完課率。即使提供教育資源與機會,也不保證所有學習者有相同的學習成效。這說明了僅是提供網路與課程資源是不夠的。


自從 2011 年的 MOOCs 風潮後,創業家與各大組織風起雲湧,諸如 Coursera 與 edX 等平台相繼成立,高等教育的版圖擴張到網路上,讓全世界的學習者都能接觸到優質的學習資源。然而,數據顯示,註冊課程的人雖多,實際完成的比例卻不高。史丹佛研究員 Kizilec 從 MOOC 最開始時就開始研究相關議題,並於 2012 年與其他兩位研究生共同成立史丹佛 Lytics Lab,過去多年協助副教務長辦公室與教育學院。Lytics Lab 主要專注於研究 MOOC 學習者的學習體驗,藉此優化教與學的科學。


過去的研究顯示,性別與教育水準會影響線上課程的完課比率。然而,造成最大學習落差的因素是地理位置。研究團隊分析一百八十萬名 MOOC 學習者的資料,比對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數,發現發展指數越低的國家,完課比例越低。找出造成落差的因素,能夠協助研究人員更進一步探索縮減落差的方法。


雖然網路普及度與英文能力,是導致全球學生落差的因素,但研究發現還有其他重要因子。發展中國家的修課學生多半來自於受過良好教育,且學習動機充足的學生。基於此,史丹佛團隊研究全球學習落差時,結構性障礙不是主要探討的方向,而是由心理學的角度切入。即使在網路學習中,心理學的運用也能夠大幅提升學習成效。


由社會認同角度切入探討學習成效

史丹佛團隊由社會認同受威脅的角度探討。社會認同受威脅是指說學習者認為因為自己的社會身份而認為自己比較差 (例如學習者認為自己生在發展中國家,程度就會比已開發國家的學生差)。社會認同受威脅將會影響到一個人的工作記憶,以及學業表現。史丹佛教授 Geoffrey Cohen 過去的研究指出,簡單的心理干預能夠讓人覺得自己歸屬於群體,藉此降低社會認同受威脅的感覺。Cohen 教授將過去實體的心理干預技巧,轉換成適合網路環境,並將此運用到兩個 MOOCs 課程當中。


在兩個課程中,學習者皆被要求在選修 MOOCs 之前先做線上的小活動。部分學習者被分配到社會歸屬的活動,在活動中他們會讀到其他學習者的分享,內容包含該分享者本來很擔心自己不屬於學習社群,但後來發現自己很能融入。另一部分的學習者被分配到自我肯定類的活動,學習者被要求要寫下修這門課如何與自己的重要價值契合。


該實驗是在一門史丹佛大學提供的電腦科學 MOOC 執行,搜集了 2286 位學習者的資料,其中有 16% 的學生來自相對低度開發的國家。在另一門有 1165 位學習者的哈佛大學 MOOC 中也被重複操作一次。結果顯示,兩者干預方式皆有效協助提升發展程度較低國家的學習者的表現,也有效讓該類學習者更持久地學習。其中,自我肯定類的活動更協助發展程度較低國家的學習者,完課率由 17% 提升至 41%。


結語與延伸思考

這個研究結果顯示即使在社會互動較少的線上課程,社會認同威脅仍是學生的學習阻礙。同時,藉由簡單的干預方式,能夠大大地影響學習者,提升學習者的學習表現與完課率。這個研究帶給製作國際線上課程的團隊有相當程度的啟示,未來臺大製作 MOOCs 時,更應該有意識地讓來自全球各地的學生都能有歸屬與認同。舉例來說,我們可以在課程開始前的導覽影片,加入歡迎來自世界各地學生的歡迎詞,也可以置入過去修過台大課程的學生的心得,或是可以試著設計不同類的學習活動。藉此讓來自不同國家、族群、社會認同的學生,都能感覺自己是課程中的一份子,藉此讓不同的學生都能有良好的學習成效。

原文出處:https://ed.stanford.edu/news/brief-interventions-help-online-learners-persist-coursework-stanford-research-finds


文字彙整:李俊廷

2017年7月12日 星期三

學習者的故事:由古老唐詩衍伸出來的新體悟

台灣大學中文系歐麗娟教授所開設的「唐詩新思路,於2016年9月在Coursera平台開課至今,已經有不少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習者藉由這門課程進入唐代文人的世界。這門課之所以稱為「新思路」,是強調老師打破對於古代唐詩的固有想法,釐清了大眾部分耳熟能詳的唐詩的誤讀與偏見,也引領大家用不同的角度看待諸位著名詩人,希望透過這門課與更多有興趣的學習者一起做分享、交流。而學習者們也透過課程助教們在論壇中所設計的各種問題,進行了想法的激盪與討論。


本篇文章擷取了討論區中特別活絡的主題來與讀者們分享,那我們就一起來看看論壇上學習者們究竟對這兩個主題有什麼感情抒發吧!

討論一:生活中的「陽違陰奉」

若是借鑒陳子昂、李白對於「復古」的反應,在生活上是否曾有的一段「陽違陰奉」的經驗?可能是對某個信念,也可能是對不特定的人、事、物,甚至是自己所認定的價值或「自我」本身。

一段關於「陽違陰奉」的生活經驗


說到生活中的經驗,那麼離我們最近的一次事例就是副本任務「詩迷在詩裡」的起初階段的一些小插曲,不評價他人,我只說自己參與其中的一次,9月27日的副本任務出来後,為了小組能得分拼手速,我不求甚解的複製了第一條出處錯誤的答案就提交了,想來一直心中慚愧。

參加歐老師《唐詩新思路》課程一則是為了更好的學習理解唐詩,提高自己,也是出於對歐老師的景仰,比如歐老師在紅樓夢課程中所體現的嚴謹認真、專業求實的精神,那麼我必然是對浮躁的求學態度是不認同的了,然而人性中的好勝心卻讓我犯了以上的錯誤,這算不算是一次對人性缺點的「陽違陰奉」呢? 再比如人生中我們年少時候或許都有過面對成人世界的一些人與事抱有過「將来不要成為他們那樣的人、做那樣的事」,然后轉眼成年後,我們是否不知不覺間多少做過曾經不屑為的事,有了自己曾經討厭的人模樣的影子呢? 我淺顯的以為我生活經驗的這些,總結起来大概就是人總逃脱不了一個矛盾的自我,要麼是因為”理想的自我”有時候戰勝不了人性,或者是理想對現實的適當妥協,盡管如此也應該時刻警醒自己盡力朝理想的人格去努力發展,每一個小我的努力都是社會進步的基石吧。

學習者:儲竹君

討論二:為什麼要有文學?

關於文學存在的意義


文學本來就不是斷裂式的獨立存在;古文運動健將反對華麗的駢文,並不代表他們不會寫作駢儷式的詩文,而是更能將華麗的辭藻融於無形。例如韓愈的〈師說〉,運用「排偶」句型之處至少佔了全篇篇幅一半,難道因此也要說韓愈「陽違陰奉」嗎?桐城派古文所謂的「義/法」並重,「法」指作品形式言之有序;因為所謂好作品也需要有某種程度上的形式美才能成為佳作啊! 所以我個人覺得陳子昂、李白只是站在能寫駢文的基點,表現出更高層次的文學創作理念與功力而已,並非「陽違陰奉」。

學習者:CHANG SHIH-BAO

討論三:「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可以算的上是勇者嗎?

李商隱〈錦瑟〉一詩中,當詩人在回憶一生的過眼雲煙時,那些美麗與哀愁的結晶便忽隱忽現,我們更能從中讀到詩人深情、執著的情感哲學,那怕生命本身會被那份情感斲傷。

每個人在生命中都會對某些特定的事物有所執著,甚至到了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地步。而究竟這樣「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行為,可以算的上是勇者嗎?



缺乏對自身能力的認識,才會「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不僅不是勇者也非歸類為不識時務就可以的。事實「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是缺乏自身能力的認識。只是蠻幹求僥倖而達到目標,豈非是緣木求魚。務實了解自己的能力、實力,通過學習、知行合一,一步一腳印的去執著實行,終能迎難而上,到達彼岸。
學習者:黃鵬亮

對於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其他見解...


我倒是覺得,在我們這個年齡段,更多的時候不是「明知不可為」,而是確實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能力。所以現在是一個跌倒了可以再爬起来的階段,許多事物應該多去嘗試、去挑戰。是「不知可為否而勇為之」,是可以算作勇猛精進的。而到了年齡比較大的時候,對風險的承受能力會降低,则應该掂量掂量自己到底有幾斤幾兩了,而且如果那個時候還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到底有多少,那年輕的時候也可以算是白活了。

學習者:端木賜


在看過這麼精采的學習者分享後,是不是也讓你對唐詩產生興趣了呢? 那就別等了,一起來Coursera上歐麗娟老師的 唐詩新思路吧~~
課程註冊連結:https://www.coursera.org/learn/tang-poems




文字彙整/廖園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