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1日 星期三

【教學探勘】MOOCs 學習者之互動模式


為什麼要讀這篇文章?


比起 Youtube 上的教學影片,或是傳統開放式課程 (OCWs),MOOCs 的獨特點之一在於學習者間的互動。然而,縱看現有的 MOOCs,學習者互動的優勢並沒有被落實,本篇將會討論學習者互動,並與讀者一起反思現有 MOOCs 可改進之處。




與其他傳統課程相比, MOOCs 的互動性一直以來是被強調的特點。舉例而言,傳統的開放式課程 (OCW) 沒有同儕互評作業機制、沒有討論區論壇,在學習上是相對單向地接受知識;而 MOOCs 則標榜能夠與來自全世界的同學一同學習。的確在許多課程上,我們能觀察到來自美國的學生與台灣的學生,在課程討論區中,針對同一個問題進行深度交流。然而我們同時觀察到,MOOCs 的互動性特點,除了平台本身的機制設定外,還需要開課方更主動地維運,才可能有效達到。


在 Interaction pattern analysis in cMOOCs based on the connectivist interaction and engagement framework 一文當中,作者以 cMOOCs 為出發點探討學習者互動與學習成效之關聯性。cMOOCs 與傳統 Coursera 或 edX 有別,更強調連結主義 (connectivism) 之學習,意即強調學習是以互動為主,而非傳統單向接受知識。互動的過程中,學習者共同討論、創造知識。

MOOCs 學習者之互動模式


作者們將學習者在 cMOOCs 的互動分為四個模式,運作互動 (operation interaction)、求解互動 (wayfinding interaction)、理解互動 (sensemaking interaction),以及創新互動 (innovation interaction)。以下分別簡短介紹:


運作互動 (operation interaction)


在學習開始之前學習者就會有所互動。想像在傳統的教室,在老師上課前,同學們可能就會彼此自我介紹、閒聊,或是深度交流。在數位學習的環境亦是如此。以 MOOCs 為例,學習者在討論區的自我介紹,或是更廣來說,交流如何做筆記、討論學習步調、在什麼時間點學習、每次學習多長等等議題,這些互動雖然非學習知識本身,但對學習都有相當程度的幫助。


求解互動 (wayfinding interaction)


讀者可以將此類互動理解為學習知識的分享。彼此分享與學習相關資訊 (例如學數學時可以分享相關文章,或是有趣的數學影片),將能提升學習成效。就連結主義的觀點,與人連結對於此類互動相當重要,因為別人會先將不重要的資訊過濾掉,分享出來的會是相對精華的資訊。

理解互動 (sensemaking interaction)


比起求解互動 (wayfinding interaction) 僅是彼此分享學習資訊,理解互動 (sensemaking interaction) 更強調深入地交流。藉由與人深度討論來強化自己與他人的學習。舉例來說,當甲同學解釋某概念給乙同學時,除了乙同學能藉此釐清概念,甲同學本身對於概念的掌握也會因此強化。在 MOOCs 的運用上,除了參與討論區,針對知識點討論交流外,亦可以使用平台外的工具,例如使用 Arguman (一線上辯論網站) 進行深度思辨。

創新互動 (innovation interaction)


藉由在互相激盪的過程中,創造出新的知識。在 Bloom 的教育目標分類法中,創造是最高層次 (編按:Bloom 提出的最初版本,評估是最高層次;而後於 2001 年修訂後的版本,則將創造放在最高層次)。消化既有的知識後,學習者們彼此碰撞出新的知識,是互動層次中最進階的一環。

MOOCs 學習者互動現況與解決之道


在簡單了解後四種互動類型後,我們回過頭來檢視現有的 MOOCs 設計,是否能夠讓學習者有效互動。以 Coursera 為例,在觀察過幾堂課後,我們發現許多課程雖然初始設計良善,但因為後續維運情況不佳,以致學習者的互動效果打了折扣。舉例來說,有數門課程的討論區運作並不活絡,一來是授課方沒有主動拋出討論議題,二來是有些學生發問後沒有得到回答。這樣的情況導致四種模式的互動皆無法達到預期成效。

針對這樣的狀況,有許多可以嘗試的解決方法。此部份分兩個方想討論,開課方與學習者。開課方來說,可以招募助教來維運,不論是志工助教 (例如 Coursera 上的 community TA),或是由授課方所聘請兼職助教,每天固定查看以確保互動機制有被妥善落地。從學習者方來看,可以設計誘因機制,例如參與程度高的學習者可以獲得榮譽勳章,或是反面向地強制要求每位學習者皆必須參與互動才能獲取證書。

小結


學習者互動是 MOOCs 存在的獨特價值之一,少了這個特點,MOOCs 上的學習將會變得更像是一般的 OCW。在理解了四種不同的學習者互動模式後,我們回過頭檢視現有 MOOCs 的狀況,發現學習者互動離理想仍有一段距離。除了上述提到的解決方法外,若是讀者們有其他想法,也歡迎與我們分享 :)

撰文:李俊廷

2018年2月5日 星期一

【教學探勘】淺談倒序設計

“To begin with the end in mind means to start with a clear understanding of your destination.”--- Stephen R. Covey

為什麼需要倒序設計?


老師,教學的設計者。像是在茫茫大海中,引領著學生,航行、探索這片未知大海,然而如果漫無目的的探索,便可能迷失在大海中。學生失了學習的方向,也就失去了學習的動力。重新詮釋 Stephen R. Covey 所言,必須要有明確的方向,才能夠一步一步往正確的方向走。而在教與學的世界,又何嘗不是如此?



以成果為導向,改變課程設計邏輯。


倒序設計,是以成果為導向,來規劃教學的架構。因此利用倒序設計的手法,製作課程的時候,教學者需要先思考這課程最後希望學習者具備的能力或知識是什麼(Identify Desired Results)?接著進一步,要釐清達成這些知識能力所需要的條件,規劃每個知識點的學習活動等檢驗方式(Determine Acceptable Evidence),最後再來設計課程內容(Plan learning Instruction)。由後往前推演,像是在這一條教學者預期的道路上,一步一步誘導學習者抵達最後的學習目標。目前 Coursera 也建議這樣的教學設計理念,提醒在製作 MOOC 的製課坊把握這樣的技巧。

換句話說,在倒序設計的過程中,教學者得先擬定最終的學習目標,再藉由設計學習活動或安排課程內容,吸引學生集中注意力,不斷的反覆檢視後,學生能夠依循這樣的「誘餌」,達到最後的學習成效。



以學生需求,凸顯課程核心。


課程目標,是倒序的起點。在尋找課程目標的時候,好比是市場的供給與需求,先找到市場需求、鎖定客群,然後再設計產品。因此套用在課程設計上面,以【機器人超入門】課程為例:

(1)我們先了解現有類似課程的課程內容,發現在基礎入門的部分,缺少讓非理工基礎也能夠理解的機器人入門課,便抵定這樣的課程理念。(2)接著思考這樣入門課希望學生在最後能夠具備的能力。(3)思考什麼樣的條件,算是達到這樣的課程能力,以及規劃檢驗方法(4)再設計課程時,便鎖定客群,依照學生性質作調整,所以放上較多的生活實例以及影片,希望幫助入門的學習者,化抽象為具體。(5)最後檢視這樣循序漸進的課程設計,是否有讓學習者達到學習目標。

MOOC 是線上開放的學習資源,因此這樣成果導向的設計,可以使得不同的 MOOC 課程對應到不同的學習族群,也使得 MOOC 課程更為豐富。同類型,不同學習目標的課程,可以藉由線上的管道彼此連結,不但能擁有自己的特色,也能藉由其他現有課程,擴張學習者接觸的廣度與深度,而不需要重複拍攝類似的主題內容。

無論是學習目標定義,還是在課程內容規劃,倒序設計把握的精髓是以成果為導向,所以定義出課程的學習目標後,所有的內容以及學習活動,把握著為了達到學習目標而鋪成,便能以引導的方式,讓學生逐步達到成效。

 


撰文:創新教學組 MOOC Explorer 范萬泉

2018年1月29日 星期一

數位學習中心分享數位資源 邀你有感擇學

即將在今年十二月成立的臺大數位學習中心參加十月於華山舉辦的亞洲最大創新教育博覽會「雜學校」,呈現臺大各項公開且免費的線上教學資源,並將 MOOC 的概念介紹給大家,與學習者一起有感擇學。

雜學校,亞洲最大創新教育博覽會,三年前以「不太乖教育節」之名在華山初試啼聲,美感教科書吸睛亮相,自閉症孩子的母親的圖畫料理讓孩子們的心融化,真人圖書館直面生命的震撼,硬是把習慣坐在教室裡上課的好學生拖出了框架。不太乖教育節轉型為雜學校後,持續匯集非主流教育的各種可能性,成為臺灣創意教育的重要品牌。今年十月是他們第三次在華山開展,吸引超過五萬人次對教育有熱忱、有實驗精神的玩家前來共襄盛舉。


分享臺大數位學習資源  與學習者一起有感擇學


今年十二月即將成立的臺大數位學習中心也來到華山與大眾初次見面。我們的參展主題是:「反動!再造你的學習體驗」,以一連串引導反思的問題為起點,讓觀展人回想自己是從何時開始,全盤接受別人擬好的教育菜單,理所當然地只在清單內勾選,上菜後不假思索地咀嚼。

我們相信好的教育不應該只有一種樣貌,不該只是好的老師選擇「好的內容」,用「好的方式」傳授給學生。學習者其實可以更好奇一點,更主動一點,先問問自己想學些甚麼,想怎麼學,然後利用手邊的資源,建構出自己心目中學習理想的樣子。我們呈現臺大各項公開且免費的線上教學資源,並將 MOOC 的概念介紹給大家,同時也籌辦了讓參加者互相分享經驗,共同展開學習新頁的圓桌會議,並設計了讓大小朋友一邊了解 MOOC 一邊同樂的彈珠臺。

我們想讓大家知道,關於教育,我們擁有的選擇,比起選組、選校、選系、選課,比起這些一翻兩瞪眼的人生選擇題,還要多得太多,還有無限可能。

從展覽中的分享與對話,讓創新教學組 NTUMOOC 團隊能量再提升


許多人問我們為何而來,在這個百家爭鳴的盛會前悉心擦亮招牌,盡全力準備與大家相遇,我們期待的不過是兩件事情:分享與對話。我們分享,不只是希望努力產出的MOOC能被看見,更希望大家能發現自己離資源有多近。

如果認為教育的現況不如人意,至少不要在連手邊的工具都沒試過之前,就放棄了改變。我們溝通,那三天我們說個不停,因為有好多概念想解釋,關於倒序設計、混成教學、MOOC與OCW的差別,也問個不停,因為好想聽到來自夥伴與使用者的聲音。三天的感動,團隊裡的每一個人都不會忘記我們遇見來自其他攤位的熱心夥伴,主動前來交流,深入了解我們之後進一步尋求未來的合作。我們遇見來自其他大學對製作MOOC有興趣的同學,遇見來尋找教學靈感的老師,為孩子尋找資源的家長,正在修習教育學程的同學,還有已經有相當經驗的助教。

感謝所有願意與我們對話的人,感謝你們不只給了 NTUMOOC 溢美之詞,也不吝於挑戰我們,提出讓我們不得不誠實面對自己的質問。你們想問清楚MOOC特別在哪裡,以學習者為中心的教學有什麼了不起,讓我們坦承確實不是所有課程都適合製成線上課程,也問清我們來雜學校的目的。因為你們的提問,讓我們看見參展雜學校在分享與溝通之外的另一層意義,我們的團隊因為這個展覽,還有在展覽中與每一個人的相遇,更明白自己正為了什麼而努力。


臺大數位學習中心資源


▼NTUMOOC x Coursera 大規模開放式線上課程 https://www.coursera.org/taiwan

▼臺灣大學開放式課程 NTU OCW http://ocw.aca.ntu.edu.tw/ntu-ocw/

▼臺大演講網 https://speech.ntu.edu.tw/ntuspeech/

▼臺大EDU頻道 https://www.youtube.com/user/ntucourses/featured

▼FACULTY+ 教學資源網 http://ctld.ntu.edu.tw/dtech/fplus/


撰文:創新教學組 MOOC Explorer 王羿婷
編輯:創新教學組 廖予廷

2017年12月20日 星期三

【教學探勘】數據分析打造線上課程 — 直擊 Coursera 後台數據

為什麼讀這篇文章:

對一個學習者來說,MOOC 是一個全新的學習模式,按照自己的步調學習,MOOC 提供了客製化的學習路徑,而從製課方的角度來看,如何製作一門更滿足學習者需求的 MOOC 便成為了重要的任務。在這個大數據的時代下,Coursera 提供了製課方完整的數據資料,得以分析並完善 MOOC 課程。

這篇文章將介紹五類 Coursera 後台主要的數據資料,其中包含了測驗資料、成績數據、學習歷程、人口統計數據、與討論數據,並探討如何利用這些數據提升學習者的學習體驗。


一、Assessment Data (測驗資料) — 學習者的回饋作業如何改善課程本身?


在 MOOC 的架構中,測驗是作為檢驗學習成效的重要工具,Coursera 平台中有著多樣的測驗形式,在測驗資料中,包含了學習者提交的所有測驗內容,例如選擇題所選的答案、開放式問題的回答等等,透過這些數據,製課方可以從多個面向來分析。

舉例來說,當學習者們對於某題選擇題答對率特別低時,便可以檢視題目是否有誤導的狀況,造成大部分人選擇另一個選項,又或者學習者對此題檢驗的概念尚不熟悉,便可針對教學內容加以修正。

此外,題目之間的回答狀況也可能有其關聯性,在同一部教學影片中,若是影片時間過長,學習者或許會在後段部分失去專注力,因此對知識點的掌握度較低,進而反映在數據中。製課方便可以從評測數據中檢視是否有類似的情況,來調整教學內容,以避免教學上的缺陷。


二、Course Grade Data (成績數據) — 成績數字背後還藏有什麼故事?


在評測數據中,記錄了學習者提交的所有內容,而成績數據則是記錄了學習者針對單一評測提交所得到的最高成績,此外,學習者獲得這些成績的時間也將被記錄下來。舉例來說,當學習者對 Quiz1 進行了三次提交,分別得到 70, 90, 80 的分數,則成績數據中將僅會記錄 90 分的成績,以及其提交時間。有了這樣的資料,我們便可以觀察在學習者的學習歷程中,是否有某些評測的成績特別不理想,來檢視其難度是否合適。

另外,針對同儕互評的部分,學習者所接受到的所有評分將都會被記錄下來,這些評分將可以用來檢驗評分標準 (Rubrics) 的設計是否得宜,若同一份互評作業收到的評分浮動較大,則可能代表評分標準敘述不明確,造成主觀因素影響了學習者的成績。

美中不足的是,由於成績數據僅記錄了學習者最高的單次成績,而非像評測資料提供了所有提交的內容,我們無法明確地檢視學習者對於單一評測進行多次提交的成績歷程。不過,若是將評測資料做適當的處理,我們還是可以得到類似的成果,進而得以探討學習者在進行單一評測時的學習狀況。


三、Course Progress Data (學習歷程) — 透過學習者的學習習性修正課程


有關 MOOCs 這樣的學習模式,最大的特點之一便在於學習者可以根據自己的狀況與喜好調整學習路徑與步調,Coursera 後台完整的記錄了每個學習者的學習歷程並與時間軸結合,例如我們可以知道一個學習者什麼時候觀看了某支課程影片或某份閱讀材料,甚至在影片的哪個時間點進行了快轉或倒轉重播。

透過學習歷程,製課方可以檢視課程模組的設計是否合適,而教學者也可以由學習者觀看課程影片的習慣得知自己有沒有講述不清楚的部分,作為將來修正的方向。回到創新教學的本質來看,就是要以學習者為中心進行教學設計,因此時常檢視學習者的學習歷程便顯得格外重要。

四、Demographic Data (人口統計數據) — 學習者背景和學習路徑有何關聯?


Coursera 為了保障學習者的隱私權,製課方除了透過的特定權限可以看到學習者的真實姓名外,只能得到經過加密 (Hashed) 過後的使用者身份 (user_id),雖然這對資料的判讀與分析帶來了許多的困難,然而我們仍然可以透過其他的人口統計數據將學習者分類,並探討其與學習路徑、成效的關聯。

人口統計數據主要由學習者在個人資料的編輯畫面中所提供,其中包含:地理位置 (由 IP 位址得到)、使用語言、性別、年齡、學歷程度、工作狀態,我們主要可以從兩個角度來看這類的數據。第一,課程的設計容易吸引到什麼背景的學習者來修課;第二,什麼樣的學習者對課程有比較好的學習成效,如此我們便可以根據目標學習者更好的設計與製作課程。

五、Discussion Data (討論數據) — 如何從學習者的問題來修正課程?


為了增加學習者與教學者之間的互動,Coursera 設置了許多如論壇、文章留言板、問題表單等的功能,製課方也可以由其中所得到的回饋探索潛在的問題。例如在論壇中,若是針對某個主題的問題發表特別多,則我們可以推斷有很大的可能性教學者需要對教學內容進行修正;另外,我們也可以透過問題表單主動獲得我們所想要的資訊。


回到以學習者為中心的初衷,才是數據分析的目標


在數據分析的潮流下,進行這樣的工作彷彿已成了一種必然,然而數據終究只是一連串的資料,能從中看出端倪才是重要的。作為教學設計者,我們永遠要記得學習應該以學習者為中心,如何能讓教學內容更貼近學習者的需求才是我們所應關注的,也唯有如此,數據才不只是數據,而能成為讓教學持續進步的墊腳石。


撰文:臺大創新教學組 MOOC Explorer 江彥辰

2017年11月30日 星期四

【媒體報導】臺大東南亞開放課程入口網站上線

與新南向國家公民及全球社群 共享跨越時間與國界的限制

臺大東南亞開放課程入口網站上線

臺灣大學教學發展中心 (臺大教發中心) 立足臺灣面向東南亞,回應新南向政策,在臺灣駐泰國代表處協助下,針對東南亞國家的發展需求,集結臺大開放式課程、臺大 MOOCs 與臺大演講網的精選內容,建置「國立臺灣大學東南亞開放課程」入口網站 (asean.dlc.ntu.edu.tw),以數位化公開的方式,與新南向國家公民與全球社群,共享跨越時間與國界的限制。

「國立臺灣大學東南亞開放課程」主要是由臺大教發中心所製作提供,其核心任務之一是致力開展臺灣高等教育資源公共化,透過專業教學設計、高品質影視錄製與網路技術,將立基於臺灣的華文知識生產,可以跨國界與無時限地與全球公民社會互惠交流。

「國立臺灣大學東南亞開放課程」精選課程中,包括目前最熱門的人工智慧與大數據相關課程,例如資訊工程系林軒田老師的「機器學習」、電機系于天立老師的「人工智慧」等,也有實用商業管理經濟課程,如國企系謝明慧老師的「行銷典範轉移: 變動中的消費世界」、資訊管理系孔令傑老師的「商管研究中的賽局分析」,及臺灣前行政院長張善政先生的學思歷程「35年的挑戰與危機給我的淬鍊」等。同時也有貼近生活與興趣的演講,例如由網紅〈阿滴英文〉、〈臺灣吧〉、〈故事〉、〈泛科學〉、〈你的新媒體學伴〉等。

該網站也致力於促進臺灣與亞洲太平洋文化彼此相互認識,提供人類系童元昭老師的「太平洋島嶼世界」、中文系梅家玲老師的「東亞共同體:東亞文學與文化」、藝術史研究所井隆老師的 「Taiwan and Southeast Asian Arts」,以及中文系齊邦媛老師等匯聚而成的「臺灣文學在臺大」等。

此外,該網站系統性地運用數位方式,將臺灣深厚的華文底蘊透過網路與全球共享,包括中文系歐麗娟老師的「唐詩新思路」,以及歷史系呂世浩老師的「史記」等。相信這樣的優質教學資源,可以在臺灣與東南亞國家在地社群有更多機會流通、利用與推廣,並且進一步讓臺灣和東南亞國家公民社會在國際合作與發展合作上,有更緊密的社會實踐與知識創新。

臺大開放式課程已經上線超過 200 門課程、臺大 MOOCs有超過 30 門課程、臺大演講網上則有超過 2,000 場演講。臺大教發中心也會持續致力於更新內容,平均每個月會有至少 1 門新製高品質課程,以及至少 2 場新製優質演講。

即日起,只要上網登錄電子郵件信箱,就可以免費享用資訊科技、商管經濟、認識亞太、人文史地等四大類優質課程,彈指之間就能倘佯由臺大所製作之浩瀚知識汪洋。


2017年11月16日 星期四

數位學習中心NTU DLC x 創新設計學院 D-School 合作課程發表 重新設計符合這一世代需求的大學學習體驗

隨著科技日新月異,學習也日漸數位化。從上課的教室到使用的教材,數位科技愈來愈普及於學習的每個角落。然而,學習者的學習體驗在過去十多年來似乎沒有跟上科技演化的速度。即使將傳統黑板換成多媒體電子白板,絕大多數課程的授課的模式、師生互動模式並沒有隨之調整。對此,臺大數位學習中心與臺大創新設計學院合作,由設計思考入門課 (DS5104) 作為切入點,共同探索如何「重新設計符合這一個世代需求的大學學習體驗」。

有別於許多創新教學的討論著眼於「未來」,本次課程的主題設定為「這一個世代」。原因在於,我們認為在談論未來之前,更該先釐清此時此刻的學習者們有什麼樣的需求? 又遇到哪些學習上的挫折? 作為教育機構,我們能如何為學習者設計專屬這個世代的學習體驗? 如何善盡協助教學第一現場的職責,為學習者與教學者創造價值?

以「使用者為中心」的創新方法重新設計學習體驗


設計思考為一套「以使用者為中心」的創新方法論,藉由走入田野、觀察並與使用者對話,深入地探索議題,並定義出關鍵的問題點。針對問題點進行創意發想,並快速打造原型、驗證與迭代。將這一套方法論運用到設計學習體驗將會產生什麼樣的火花?

本次課程分為五個小組,分別針對學習的不同面向進行探索。從資訊面到學習環境營造,修課學生運用設計思考挖掘大學課堂學習過程中的「痛點」,並進一步探討「透過哪些學習體驗,可以讓學習能夠真正發生」。

安全的環境


以往在課堂中所著重的點在於學習的內容,環境是相對沒有被強調的。即使教室設備不斷更新,學習的環境不一定有所改善。經過使用者研究後,有團隊發現環境的營造必須超越實體設備,必須在心理面雙管齊下,許多學生時常因為「怕丟臉」,而不敢在課堂中舉手發問。怕丟臉背後深層的不安可能來自於老師、同儕的眼光,甚至是對自我認知的期待。

「如何讓學生能感受到安全自在地學習」是學習體驗中不可或缺的。

有了這個洞見後,團隊進一步創意發想,提出了將遊戲系統融入課堂的概念。遊戲與現實相當顯著的差別在於,在遊戲中失敗不會出事,大不了重來即可。以射擊遊戲為例,若是在現實世界中彈,後果會相當嚴重;但若是在遊戲中即使被射中多槍,也不會有什麼大礙。把課堂環境營造成遊戲一般,透過即時互動系統與授課者及同儕互動,藉此打造出「失敗犯錯也不會怎麼樣」的安全學習環境。重新設計大學學習體驗工作坊小組討論

拉近距離的重要


延續安全環境的營造,另外一個團隊經過多輪訪談後發現,好的互動的共有特徵是拉近了人「心理與空間的距離」。當學習者在心理上覺得「教授離我好遠」,缺乏親近感將導致學習者不敢主動問問題;在空間上,若要有良好的團體討論氛圍,與同儕之間的物理距離不能太遠。有了這個洞見後,團隊進一步思考「我們如何設計一套課堂流程、配套措施拉近學習者的距離,以增進參與感與交流」。這個洞察回過頭促使我們反思,在數位學習的脈絡下,如何增進學習者與教學者、學習同儕之間的距離呢? 以線上課程為例,當學習者一個人坐在電腦前上課,打破時空限制的同時,卻也拉遠了學習者與其他人的距離。讓學習者感受到自己也是課程中重要的一份子,是未來在開發數位學習內容時,必須有更多著墨的。

有意義的學習


除了從學習場域切入外,更有團隊反思「這個世代的大學生在學習過程中究竟苦惱什麼? 」。經過田野調查後,團隊發現「學習的過程中沒有方向性」、「摸不清自己所學與貢獻社會的關聯性」是相當普遍的問題。當不知為何而學時,坐在課堂中的每分每秒都是困惑,對於部分的來說甚至是痛苦的,這也進而導致不良的學習體驗。

為了讓學習者能夠有意義地學習,該團隊設計出專案導向的課程 (Project-Based Courses),藉由專案來解決現實世界中的問題,同時探索方向與自我價值,讓學習能與自我產生連結。除此之外,該團隊進一步提出,學分給予應以課程之完成度,而非傳統地修課時數來定奪;因為真正學會某個概念,不應該是修了多少時數的課就算;在課上拿 60 分的人跟拿 90 分的人,對於知識與概念掌握的程度也會有所不同,因此學習進度的掌握也該有所差別。

本次課程的成果發表也邀請了臺大副教務長康仕仲教授、臺大教發中心教師發展組組長黃尹男副教授作為特別評審。康副教務長除了稱讚團隊的簡報能力一流外,也鼓勵所有修課學生,兩天半的工作坊後,可以針對議題更細緻地去探索,挖掘背後的脈絡,進而找出最關鍵的「為什麼」;同時能夠批判地思考,去找出核心洞見。

如康副教務長對團隊的勉勵,兩天半的工作坊僅是個開端,唯有後續更深入地將提案落實,改變才會發生!

文/臺大教學發展中心創新教學組 李俊廷

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教學探勘】應用A/B Test於線上教育

A/B Test 常被應用於廣告,產品原形,軟體開發等需要收集受眾/使用者反映的領域,透過類似實驗的方式了解受眾/使用者的偏好與習慣。而現在,這個概念也在Coursera等線上教育平台中協助教學方進行課程優化。


何謂A/B Test


假設你是準備到菜市場擺攤賣高麗菜的一位小販,你打算為你的攤位製作一個看板。若你有兩個做為看板標語的好點子:「超划算高麗菜!」與「超美味高麗菜」,兩者不分軒輊,對吧?於是你決定為兩個標語分別製作一個看板每天交替使用,並記錄每天的銷售量。過了一個月後,你由記錄的銷售量發現,使用「超划算高麗菜!」看板的日子,平均的銷售量竟高於「超美味高麗菜」1.5倍!

聰明的你透過這個簡單的實驗,決定之後都使用「超划算高麗菜!」的標語。

這就是A/B Test的基本概念:透過實驗測試的不同版本的成效差異,在這個例子中透過直接在菜市場擺攤來測試看板標語的好壞,而成效則是銷售量。除了判斷不同版本的成效外,不斷地重複A/B Test能持續改進產品/服務,並越來越貼近受眾/使用者心目中的「完美」。以菜市場的看板為例,你不滿足於「超划算高麗菜!」看板,打算比較它與「超美味划算高麗菜!」的成效。除了比較文字之外,你又持續測試了看本的顏色,大小,是否加入插圖等等,不斷的讓看板貼近消費者的喜好,逐漸讓看板為你的攤位創造最佳的銷售量。如果平時仔細觀察,你會發現Google,Facebook等企業也利用A/B Test不斷的在優化它們的產品與網頁。

線上教育與A/B Test


那A/B Test要如何應用於線上教育呢?以Coursera提供的後台服務為例,教學方可將學習者「分流」,A分流必須完成作業1,B分流則必須完成作業2;接著教學方就可以透過觀察Coursera後台的數據檢視兩個分流的測驗結果或完課率等指標來判斷哪個作業更能幫助學習者達到學習目標。相較於實體課程,線上教育在進行A/B Test時容易許多,除了抽樣進行分流與更新教學內容的難度較低外,大量的樣本數也讓實驗更具參考價值。

如果下次你與朋友修了同一門線上課程卻發現課程內容有部分不相同,先別急著打客服電話,也許你是正在參與課程優化的成員呢!



延伸閱讀:


撰文:臺大創新教學組 MOOC Explorer 曾英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