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7日 星期四

【教學探勘】史丹佛研究: 運用心理學提升 MOOCs 學習成效

為什麼要讀這篇文章:
傳統上的 MOOCs 設計著重在教學本身;然而除了教材內容、講師表達、影視製作等基本要件外,MOOCs 的設計還有許多必須考量之處。尤其是國際化的課程,更有許多細節會影響學生的學習成效。本篇即使從社會認同的心理面角度切入,探討能夠提升學習成效的方法。將帶給國際化線上課程的製作團隊不同面向的啟發。


學習成效的全球落差

史丹佛團隊於 2017 年發表在 Science 雜誌上的研究,發現藉由簡單的心理活動,能有效提升 MOOC 學習者的動機,藉此縮減學習成效不均的問題。


MOOCs 的初衷在於提供全世界均等的學習機會,但史丹佛的研究卻發現,居住在不同地區的學習者,卻有不同的學習成效。在開發程度較低的國家,完成課程的比例遠低於已開發國家的完課率。即使提供教育資源與機會,也不保證所有學習者有相同的學習成效。這說明了僅是提供網路與課程資源是不夠的。


自從 2011 年的 MOOCs 風潮後,創業家與各大組織風起雲湧,諸如 Coursera 與 edX 等平台相繼成立,高等教育的版圖擴張到網路上,讓全世界的學習者都能接觸到優質的學習資源。然而,數據顯示,註冊課程的人雖多,實際完成的比例卻不高。史丹佛研究員 Kizilec 從 MOOC 最開始時就開始研究相關議題,並於 2012 年與其他兩位研究生共同成立史丹佛 Lytics Lab,過去多年協助副教務長辦公室與教育學院。Lytics Lab 主要專注於研究 MOOC 學習者的學習體驗,藉此優化教與學的科學。


過去的研究顯示,性別與教育水準會影響線上課程的完課比率。然而,造成最大學習落差的因素是地理位置。研究團隊分析一百八十萬名 MOOC 學習者的資料,比對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數,發現發展指數越低的國家,完課比例越低。找出造成落差的因素,能夠協助研究人員更進一步探索縮減落差的方法。


雖然網路普及度與英文能力,是導致全球學生落差的因素,但研究發現還有其他重要因子。發展中國家的修課學生多半來自於受過良好教育,且學習動機充足的學生。基於此,史丹佛團隊研究全球學習落差時,結構性障礙不是主要探討的方向,而是由心理學的角度切入。即使在網路學習中,心理學的運用也能夠大幅提升學習成效。


由社會認同角度切入探討學習成效

史丹佛團隊由社會認同受威脅的角度探討。社會認同受威脅是指說學習者認為因為自己的社會身份而認為自己比較差 (例如學習者認為自己生在發展中國家,程度就會比已開發國家的學生差)。社會認同受威脅將會影響到一個人的工作記憶,以及學業表現。史丹佛教授 Geoffrey Cohen 過去的研究指出,簡單的心理干預能夠讓人覺得自己歸屬於群體,藉此降低社會認同受威脅的感覺。Cohen 教授將過去實體的心理干預技巧,轉換成適合網路環境,並將此運用到兩個 MOOCs 課程當中。


在兩個課程中,學習者皆被要求在選修 MOOCs 之前先做線上的小活動。部分學習者被分配到社會歸屬的活動,在活動中他們會讀到其他學習者的分享,內容包含該分享者本來很擔心自己不屬於學習社群,但後來發現自己很能融入。另一部分的學習者被分配到自我肯定類的活動,學習者被要求要寫下修這門課如何與自己的重要價值契合。


該實驗是在一門史丹佛大學提供的電腦科學 MOOC 執行,搜集了 2286 位學習者的資料,其中有 16% 的學生來自相對低度開發的國家。在另一門有 1165 位學習者的哈佛大學 MOOC 中也被重複操作一次。結果顯示,兩者干預方式皆有效協助提升發展程度較低國家的學習者的表現,也有效讓該類學習者更持久地學習。其中,自我肯定類的活動更協助發展程度較低國家的學習者,完課率由 17% 提升至 41%。


結語與延伸思考

這個研究結果顯示即使在社會互動較少的線上課程,社會認同威脅仍是學生的學習阻礙。同時,藉由簡單的干預方式,能夠大大地影響學習者,提升學習者的學習表現與完課率。這個研究帶給製作國際線上課程的團隊有相當程度的啟示,未來臺大製作 MOOCs 時,更應該有意識地讓來自全球各地的學生都能有歸屬與認同。舉例來說,我們可以在課程開始前的導覽影片,加入歡迎來自世界各地學生的歡迎詞,也可以置入過去修過台大課程的學生的心得,或是可以試著設計不同類的學習活動。藉此讓來自不同國家、族群、社會認同的學生,都能感覺自己是課程中的一份子,藉此讓不同的學生都能有良好的學習成效。

原文出處:https://ed.stanford.edu/news/brief-interventions-help-online-learners-persist-coursework-stanford-research-finds


文字彙整:李俊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